娄底新闻网

视死如归陈历坤

陈历坤,1901出生于新化县上梅镇望城坡,1927年8月,经吴成芳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28年初,湖南省委派陈历坤来湘中,负责联络新化、安化、邵阳、溆浦四县与组织失联的同志,组建中共湘中特委,为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作组织准备。

筹办新民中学

1928年4月,陈历坤回到新化开展工作。打听到共产党员颜霁、李日章、钟毓华等潜回了新化,李日章在大同镇立小学供职。于是,他到大同镇立小学与李日章会面,谈了回家办学的打算。其间,李日章告诉他共产党员刘荫仁、谢翔霄从北平回来了,吴镜清、谢序仁、周维渥等人也在从事革命活动。通过周维渥的联系,陈历坤在大同镇立小学女生部楼上与他们聚会。当陈历坤谈及办学打算时,刘荫仁、李日章、周维渥等人表示支持,且明确表态如有需要,愿意应聘任教。

6月初,陈历坤将家中仅有的几亩田土卖掉,并四处奔走筹集资金,租一所民房为校舍,办起了“新民中学”。陈历坤自任校长,并聘请中共党员罗培吾为教务主任,罗崇灏、颜霁、吴谋利等人为教员。9月初,新民中学正式开学。陈历坤一边办学,一边用“盛智僧”“施当武”等接头暗号与县内失去组织联系的同志进行联络。

登记国民党员

9月,国民党新化县党务指导委员会伙同清乡委员会,在全县范围内进行国民党员登记。在这种局势下,陈历坤不得不装点学校“门面”,组织新民中学董事会。他将矿绅杨笃武、杨次伯、杨绍耘等列为基本校董,将县长、县党务指导委员会成员和县教育局长列为当然校董,把联系上的革命同志安排为董事委员。然后,利用国民党湖南省党校与县党务指导委员会成员袁拔群、袁士谬等人的关系,由他们介绍担保登记成国民党员。他还装扮成“阔老士绅”,以征求办学意见为名,常与当权的党政要员和社会名流“混”在一起,了解全县清乡情况和国民党员登记程序,并向国民党县党务指导委员会推荐邹新藻出任组织干事,黄承遇出任干事。

共产党员邹新藻、黄承遇在国民党县党务指导委员会分别担任组织干事和干事后,短短半个多月时间,陈历坤便和周维渥、钟毓华、颜霁等15名共产党员相互联保,正式登记成国民党员。

“罗案”受牵连被捕

党的力量在新化逐渐增强以后,陈历坤又制订党的下步活动方案。第一,将国民党新化县党务指导委员会常务委员张曼真去职挤走,掌控国民党新化县党部实权;第二,分派同志组织国民党各区党部;第三,分派同志办理各乡镇团防,充当队长,以便夺取武器,扩大影响。

不料,9月19日,张曼真接到邵阳密函:“三月在邵阳破获的共党机关内,查有新化罗世谋、罗世炽负责收编老同志一语”。张曼真立即召开县党务指导委员会成员会议,认定罗世谋、罗世炽为共产党员,并于次日逮捕二人,押交县清乡委员会拘留审讯。21日转送县知事公署。

9月30日晚,县长尹乐道约集省派驻新化清乡督办员马成麟和张曼真,对罗世谋进行联合会审。在严刑拷打下,罗世谋供出了杨逸民是共产党员,陈历坤是共产党地下组织负责人及党的活动计划,同时还供称国民党县党务指导委员会袁士谬、袁拔群等人与陈历坤同党。尹乐道等人根据罗世谋的口供认定,陈历坤兴办新民中学作为地下党总机关,收集旧党,扩充新党,筹款购枪,密谋暴动。于是,三人会商决定:全城临时戒严,派挨户团督练员晏接吾率兵一个排,连夜围捕陈历坤。

英勇就义

陈历坤被捕后,尹乐道、马成麟采取软硬兼施的手段审问陈历坤,力图从陈历坤那里取得口供,作为控告国民党县党务指导委员会多数领导人与陈历坤同党的证据。起始,尹乐道、马成麟以聊天的方式审问陈历坤,陈历坤和他们虚与周旋,针对他们各自的身份予以侧击。敌人见陈历坤自始至终否认自己是共产党员,取不到控告县党务指导委员会多数领导人与他同党的证据,便对陈历坤施以酷刑。然而,无论敌人采取何种酷刑,他既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员,也不供出同志身份。不但如此,他在狱中还继续坚持党的工作。一次,当他看到刚入狱的钟毓华上厕所时,立即假以解便去向钟说:“坚持到底,除罗世谋供出的外,宁可牺牲自己,也不暴露别人。”就义前两天,县署捕来了谢序仁,让他出庭对质时,陈历坤答非所问,并暗示谢序仁放心大胆与敌人斗争。

11月9日下午,陈历坤昂首挺胸步出县署监狱大门,向县城郊外的西门垴刑场走去。一路上,他面带微笑,视死如归。到了刑场,他立而不跪,并高呼“青年童子万岁!共产党万岁!”壮烈牺牲,时年28岁。陈历坤牺牲后,敌人将他枭首悬挂西门城楼示众3天,目睹者无不悲愤而泪下。

分享到

精彩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