娄底新闻网

晒伏

每年黄梅过后,乡下有一件类似节日的热闹事,这就是“晒伏”。将雨季里吸足了潮气的被褥、棉袄、夹衣单衫,从箱子里翻出来,放到火辣辣的伏天太阳底下晒透。

晒伏仿佛是种健康的“传染病”,村上只要有一户人家的门口晾起被子,家家户户便翻箱倒柜,跟着忙碌起来。拆的拆,洗的洗,晒的晒,煞是欢天喜地。天不亮,村里塘河边上便噼噼啪啪响起了捶衣声。太阳出来了,竹竿上、篱笆上、草堆上,都晾满了刚刚洗过的东西。到处是衣的“墙”、布的“甬道”。帐子单薄,容易戳破,乡亲们多半把它凌空挂在树下。洁白的帐幔,在微风中飘动,远远看去,像一朵朵大百合花。

伏天的太阳很金贵。精打细算的农家妇女,除了晒她们的勤快与洁净,还晒她们的能干与节俭。夏日清晨,洗刷停当,她们便会挎着小篮,到田头埂边去采摘一种叫马齿苋的鲜嫩野菜,然后将它们摊在门口的大竹匾里暴晒。多肉多汁的马齿苋,只需要两三天大太阳,就晒得枯草似的,可一直放到过年。吃的时候,稍微浸泡或用开水焯一下,可做包子馅,也可炒蛋煨肉,味道鲜美,别有风味。经过老乡家门,家家都会抓一把晒干的马齿苋送给我们,我们舍不得吃,都收藏起来挂在透风的高处,专等过节或“回城”时捎回家孝敬父母。

逢到晒伏,我们知青最高兴到村上去参观乡亲们自织的蓝印花布。这种蓝底白花、质地厚实的“土布”,色调淡雅,摸上去感觉温暖,一看就叫人有种淡淡的乡愁。最奇妙的是,琢磨这些花布上的图案,如“凤凰双鱼”“麒麟仙鹤”“金玉满堂”“梅兰竹菊”“刘海戏蟾”等,就像在读一部中国民间艺术的大书。这些图案,在老乡们眼里,寓意吉祥富裕、幸福美满。蓝印花布是乡亲们艰辛生活中的“镇宝之物”,一般都藏在箱底,不肯轻易拿出来做被面或棉袄罩衫。只在晒伏的时候,把它晾在门口去去潮气。

我们组有四个知青,晒伏的时候分成两派。一是“婉约派”,看到农民晒伏,便也赶紧拆被子、洗帐子,把小木箱搬到太阳底下,将密密麻麻的樟脑丸,一粒一粒剔出。他们在“甜而怅惘”的樟脑香味中,使劲拍打被褥,仿佛要拍打掉生活中的忧愁、不安和烦恼。另一是“豪放派”,对衣服、被褥、蚊帐都无所谓,晒伏时第一件要紧的事是“晒书”。茅屋里潮湿,放书的小木箱下,长着一粒粒蕈子和一根根草芽,有时还会蹦出一两只土褐色的小山蛙。我的朋友把一摞摞发软的书搬到太阳底下摊开,然后指着这些书,说:“这是我的太阳。没有它,我的心和脑袋会发霉。”

我也属于“豪放派”,但还没有“豪放”到像我这位朋友那样———秋冬初春都只裹件老棉袄,扣子掉了,就弄根皮线或铅丝一绕;风雪天,在棉袄上用根草绳拦腰一扎。但他好学、上进、吃苦耐劳、也不沉沦。我至今记得他说过的一句话:“一个人要是没有别的东西可以夸耀,就只有炫耀自己的精神苦闷了。”

当年的知青,实际上天天都在渴求另一种火辣辣的太阳,来照耀他们年轻的心。(俞国荣)

分享到

精彩推荐